当前位置:首页 > 【悦刻线下店】严监管下的电子烟百态:卖力吆喝推新品,价格战跟还是不跟? >

【悦刻线下店】严监管下的电子烟百态:卖力吆喝推新品,价格战跟还是不跟?

来源YOOZ电子烟
2021-04-14 06:37:13

陈敏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各品牌需要严格遵守不向未成年人推销和售卖产品的一个共识,比如不在线上做任何销售、线下门店购买严格查验身份证,从根源上断绝青少年获得产品的可能性;其次是在产品研发和宣传方面从成熟烟民的喜好出发,不做未成年人生活场景的营销内容。

在经历了“禁止线上销售”、线下市场因疫情停摆等遭遇后,越来越多的电子烟品牌希望能重新打开市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展会上,不少品牌借机推出了新品,有的打出了超声波概念,推出了超声波电子烟;有的推出了小烟产品,主打高端精致的外观;有的则在新品上揉进了“黑科技”,例如机器学习、智能输出及增加了进气感应模块等。

陈敏告诉记者,从5月份开始,喜雾基本保持一个月开50家店的速度,现在已经入驻了万象城、万达、万科、富力、绿地等一线商业体,在国内的零售终端网点共计超过10000家,覆盖了全国200多个城市。方辉说,铂德的计划是去年11月提出来,受疫情的影响,中间有好几个月的时间被耽误,但总体而言,进度好于预期,目前已有几百家门店(专卖)。

线下渠道成争夺重点

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吴立向记者分析,无论是国内国外,电子烟对青少年的影响是近期监管趋严的关键原因,但欧洲整体对电子烟监管重在控制和引导,相对美国更为宽容。

“与去年11月份相比,今年已经规范很多了,至少没有被污名化,今年7月份烟草专卖局的整顿,其实对行业影响很小,没有什么太大冲击,只要符合国家的规定,在合理的轨道上运营,就不用担心监管上的风险。”方辉坦言。

“但无底线的乱价非常不益于行业良性发展,如果各品牌都通过打价格战互相刷新产品价格下限,消费者最终将很难买到有品质的产品,同时这种情况也会刺激鱼龙混杂的渠道滋生,倒逼经营成本较高的专卖店衰减,导致消费者没有办法找到值得信任的购买渠道。”陈敏这样认为。

不过,数据显示,目前各电子烟线下渠道建设却尚处于初级阶段,包括便利店及小商户、超市、专卖店等销售渠道合计占比也仅为19.4%。从目前市面上的电子烟企业线下渠道拓展来看,主要是以开设专卖店为核心,它的优点是能够提高品牌曝光度、树立品牌形象,但弊端也显而易见,铺设成本较高,会进一步增加电子烟企业的实际运营成本。

“一些品牌请明星做代言人,其实还是有一点打擦边球的,既然要把电子烟纳入和传统香烟一样进行管控,传统香烟就不许做代言,接下来在电子烟企业请明星代言上可能还需要进行规范,参照传统香烟相应的标准的话,请明星代言肯定是不太合适的,一旦某个品牌不守规矩,肯定会让整个行业付出代价。”方辉表示。

“补贴主要是有几项,一个是装修补贴,一个是货补,全行业差不多都是类似做法,你(经销商)开个店在哪些地方是要花钱的,然后品牌方就会在这几个环节里面给你补贴。”方辉介绍。陈敏说,目前,喜雾确实会对线下开店有一些补贴和引流政策,比如补贴货柜和装修费用,同时根据开店地点和店铺规模,为新店量身打造开业活动。

根据主办方的数据,今年的IECIE电子烟展占了深圳会展中心三个展馆,总面积60000平方米,来了400多家电子烟产业链企业,涉及2500多个品牌。但无论从参展商数量,还是观展的人气来看,明显都不如从前。为此,不少品牌为了吸引人气,使出了浑身解数,有的请来了模特展示新品,有的设置了网红打卡区,以新颖潮流设计吸引年轻人。

“比如说我们这次开发的新产品,可以保证比以往更低的尼古丁摄取,就是可以拥有更加顺滑的口感以及更高的满足度,能改善烟民的体验,所以它是会在价格上面有所体现的,并不是一直往下走的东西,但究竟电子烟技术门槛算高还是算低,你要说低端产品的话确实低,但是你要说突破整个行业的问题的话,其实还是蛮高的。”方辉说道。

这一价格在行业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惊呼“这没什么利润可言”。

“有很多品牌对外宣布融资了2000万元、5000万元,但在我看来,我们每年投入的研发资金也不止这个数,真正想做大一个电子烟品牌,2000万元、5000万元根本没戏。”方辉表示,很多企业融来钱后就全部搞营销,也不搞研发,产品直接从工厂拿过来就贴牌。他还指出,长期来看,电子烟是一个现金流的生意,对现金流风险把控成熟的,才不至于在行业内大起大落。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不同市场的监管力度不一,一些企业已瞄准了对电子烟监管相对较松的市场。陈敏告诉记者,目前喜雾先进入了英国,在英国有300个零售网点,上个月还入驻了36家英国大型商场,主要是因英国官方对电子烟的政策非常友好:2018年开始,英国就将电子烟作为帮助吸烟者戒烟的工具,允许在医院出售电子烟,为烟民提供电子烟休息室等。

电子烟行业走到了今年,面对一个又一个对手挑起的价格战,企业跟还是不跟,这是一个难题。

年轻靓丽的美女、新颖潮流的展馆设计,与每个电子烟品牌的广告海报下醒目的“禁止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一行字对比,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因线上渠道受阻,以及疫情让行业发展暂缓,各大电子烟品牌不得不提前进入线下渠道的争夺。陈敏说,喜雾在去年11月底才开第一家店,过年前只开了10多家店。疫情期间,因为线下门店无法复工,终端的销量下降了80%,产生了一些存货。但复工后,为了迅速恢复业务,喜雾采取了很多帮扶措施,比如减免租金、免费提供复工需要的防护用具等。

必须面对的合规之路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在方辉看来,现阶段应先做好产品。他说,对于经销商对于店主而言,开专卖店是因这个产品能够卖得好,第一次或许可以通过各种促销手段拉客,但问题就在于消费者能不能买第二次,而前提是要有好产品才行。“我们的策略是先做好产品,有技术有产品,再投放市场,再大力拓展渠道,这样才能保证它的高复购率,要不然开店几个月最后可能也会关掉”。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大部分电子烟企业融资发生在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上半年,资方包括IDG资本、源码资本、真格基金、经纬中国、梅花天使创投、同创伟业、普思投资等知名机构。经历了投资机构争抢进场后,今年资本的态度已然冷静了不少,因此有人判断,机构不出手是因为知道接下来电子烟肯定要打价格战,看看究竟谁能撑下来。

在喜雾CEO陈敏看来,纯粹以低价作为卖点的产品,不一定会被每一个消费者所接受,除了价格,品质、品牌、服务,都是消费者考虑的因素,相较之下,公司更看重稳定持久的价格和渠道体系管控。不过,他也承认,合理范围内的价格竞争能够刺激良性竞争,比如促使品牌推出符合更多用户人群的细分产品线、研发更有性价比的产品。